当前位置: 云顶娱乐 > 神话传说 > 正文

蛇洞的传说

时间:2020-01-20 19:51来源:神话传说
蛇洞的传说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在阿哲人住的地方有个庞大的溶洞,仿佛一条巨蟒张着血盆大嘴;洞口笔立着两根石柱,仿佛两把尖锐的剑。就是这个奇特的洞子,在阿哲人中

蛇洞的传说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在阿哲人住的地方有个庞大的溶洞,仿佛一条巨蟒张着血盆大嘴;洞口笔立着两根石柱,仿佛两把尖锐的剑。就是这个奇特的洞子,在阿哲人中传播着一个神妙的故事。 传说好久好久以前,阿哲地域丛林密布,山里泉水涂涂,山岭绿带起伏。住在那边的阿哲人,勤耕苦织,日子倒还过得安宁。 有一夜,突然暴风咆哮,丛林里响起哗哗啦啦的声音,家里的门窗也吱吱呀呀乱摇乱晃,家畜、家禽和野兽都一齐惊叫起来,人睡在床上也颠来簸去。 地震了!地震了!有经验的老人急忙呼叫儿女脱离家屋。 于是,人们一阵惶恐:妈妈抱着娃娃奔出来,孙孙挽着老爹奔出来,有的扛着箱子,有的赶着牛羊,有的衣裳也忙不得穿。 各村各寨闹了一个通霄,天渐渐亮了。 人们三三两两围在一起,呆头呆脑,面色如土,眼里还留着恐J嗅。当人们惊定后,才想起找自己的亲人,唉呀!张家的娃娃不见了,李家的老婆失踪了,牛马猪羊也不翼而飞了遍坡遍岭,哭声震野,十分悲惨。 地震不像地震,风灾不像风灾,到底是什么妖魔作怪啊? 这是谁也料不到的事情:在红河那里,整整一年没有降一滴雨水,风即是火,石头也溅火,把树叶烧枯了,把草烧焦了。人们在不住,四处逃难;飞禽在不住,四面飞散;野兽在不住,四处乱窜。 有一条巨蟒,扬着头,透透逝逸向温带移动。它一路风风闪闪,吞噬人群家畜,巨蟒来到阿哲地域,劫难也就接踵降来。 阿哲人中有个姓赵的风水先生,五十来岁,两眼近视。阿哲人起房盖屋,婚丧嫁娶,都离不开他。这个人由于故弄玄虚,生编出很多神神鬼鬼,疑惑人心,人们竟然叫他赵半仙。那时,阿哲地域呈现了灾害,大家都找半仙去问吉凶祸福,他就趁此编出许很多多话来。他一会说是牛年不利,一下又推算出猎犬星下凡,一下又讲是狼鬼作乱。他甚至还拿出罗盘八卦去找灾星的方位。并说可以运用法术,消灾除邪。阿哲人听了,毛骨惊然,只得凑钱凑粮,备办香烛,请他祈求安全。 赵半仙历来都是发的劫难财,这一次,别堕胎泪,他又暗自发笑。他接受了大家的要求,独自儿根据那大半夜刮风的方向找去。 他高高低低走着,模含糊糊看着,不觉来到一座山下。他爬上又滑下,摔了一跤,险些把罗盘都砸烂。他翻起身,低下头看看,再用手摸摸,自言自语道:本来是长了青苔的滑石板。他沿着滑石板,劈头盖脸走去。一边走、一边回想:希奇,这是哪来的滑石板? 越想越犯疑:莫非真闯了灾神?他的心跳了,沁出了一身盗汗,抱着头不要命地往回跑。可是,他被弄得晕头转向,兜几个圈子又回到滑石板上边,而且发现那滑石板在蠕动。本来,巨蟒把肚子填饱了,躺在那边消化牛马猪羊之类的食物呢!半仙魂飞魄散,两脚一软,顺着一个斜坡跑了回来。 半仙回到家,寨子的人忙去询问。但走进他家,一看半仙那副白丝丝的嘴脸,那没有神色的瞳孔,都知道出了怪事。 半仙都吓坏了,我们常人活该了!一个老人绝望地说。 一定是给鬼把魂摄去了!一个大娘忙去唤魂。 几个伙子捏着半仙的鼻子叫,叫了半天,才把半仙唤醒来。 半仙睁着眼,半张开嘴,从牙齿缝里抖出两个字,滑鬼! 世上另有滑鬼?一房子的人抖做一团。 正在这时,闯进来一个姑娘。她生得俊俏苗条,是半仙的独生女儿,方才十八岁。她瞥见父亲这个容貌,心头一颤,两只大眼睛里立即流着泪水,她挤上前拉着半仙的手叫:爹爹你怎么啦!半仙听出姑娘的声音,心里清醒多了。一骨碌翻起身,一五一十讲了他出去的路过,认定那是滑鬼。姑娘听了父亲的话,知道父亲又在说神道鬼,便说:爹,你老人家眼力差,越接近越看不明显,哪有什么滑鬼?她回头对大家说:那一定是个怪物,让我们从远处看个明显,再去收拾它!众人连连点头,都夸姑娘智慧。 姑娘有个心爱的伙子,是个放牛娃,人们都叫他牛娃,姑娘却喜欢叫他牛哥,牛哥一身的肌肉像钢铸铁打,在山上敢抓住牛角与牛斗。这几日,牛群不听他呼叫,把牛鼻拧烂牵不动,把藤条打断也赶不走。为此,牛哥很苦脑。 姑娘找到牛哥,谈了她的设法。两人便去到歪头山顶,转头一看,险些同时一声惊叫:蟒! 他俩立即想起巨蟒造下的劫难,想起乡亲疾苦的面貌,姑娘恼怒地说:这条逆种,看我斩了你!牛哥也说:这害人虫,一定要收拾掉! 他俩了边磋商着收拾的措施,一边转回寨中。 远远近近的乡亲们,一下子轰动起来。有钱人往坝子里逃命,贫苦人舍不得老家的土地,不肯脱离。 这时,那赵半仙也排除了对滑鬼的惧怕,但巨蟒的嘴壳又好像向他张开,便逼着女儿躲灾。女儿不肯去,半仙便不顾父女之J清,独个儿向着北方逃去了。 牛哥把他们想用宝剑斩蟒的措施肯诉乡亲们,大家虽然敬佩,但哪里去找剑呢?自己锻造,哪天能造成?据说都城里帝王家有的是,上京几千里,时间不允许,再说,帝王老爷肯不愿借呢?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忽听寨外传来烈马的嘶叫声。本来东山阿乌人听到自己的兄弟遭难,费尽心机,借了昂土司的飞龙马,骑着前来慰问。这个阿乌伙子进村来,一听要到都城借剑的事,慨然愿以龙马相送,乡亲们大喜,又忙物色去借剑的人。半仙的女儿挺身站出,说她会灵机应变,定要叫帝王点头。 牛哥闷闷不乐,他想:她那如花似月的美容,帝王见了,还能回得来么? 姑娘料到牛哥的心事,便向他进一步表明自己的忠贞,她说:纵然太阳冷了,她的心也是热的;纵然花儿谢了,她的心也是向着他的;纵然南盘江的水倒流了,她的心也是不变的。姑娘的话,把牛哥的心说乐了,承诺她去。 这天清晨,一个满身佩戴银饰的姑娘,骑上一匹洁白的飞龙马,显得英姿飒爽。她一拉绳,飞龙马四蹄腾空,一朵朵白云似的向着东方飞去了。 姑娘进了都城,在金殿上见到了帝王,她不懂皇家的礼仪,只直楞楞地站着。 帝王见到这美丽的姑娘,真像是一朵出水的芙蓉,那银饰是花瓣上滚动的露水,那花边是天上落下的彩霞,那双眼睛是两颗闪光的夜明珠。 帝王心动了,他谋算着如何把姑娘留下。 姑娘把帝王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早有了对付的措施。她不慌不忙,便讲起阿哲地方怎样秀丽,阿哲人怎样勤奋、勇敢,还讲起阿哲人的很多民俗习惯。句句是赞美,句句是传颂。讲得冲动了,她就唱起来,唱得冲动了,她就舞起来;舞得冲动了,她还弹起口弦。她的歌声在金殿上绕,舞姿在碧玉台前飘,弦音在御花圃里笑。一时间,把满朝文武都吸引住了,个个啧啧称奇,赞口不绝。 忽然,就像是一股凉风吹起,姑娘的声调一下子变得低沉了,她诉说巨蟒给阿哲人带来的劫难。那声音是哭出来的,把盘在玉柱上的几条龙都引出眼泪,把那琉璃瓦都说得变了颜色。就在这时候,姑娘提出借剑斩蛇的请求。 帝王听了,满口承诺,但他要姑娘留作抵押,他派人把剑送去。 姑娘告诉帝王,她已有了恋人,有了家庭,并且她已经是孩子的母亲。 帝王的脸红了,他的邪念撤销了。他重重地把阿析人的忠贞奖励了一番,然后降旨取出一把尖锐闪光的龙凤剑赠给姑娘。 姑娘驾上飞龙马,一溜风飞回到老家。她把龙剑交给牛哥,自己佩上凤剑。随着,村里就安排了斩蟒的事。 这天,红日冉冉升起,四村鼓角相闻,呼声惊天动地。牛哥气昂昂地向巨蟒奔去。他来到蟒头七寸的地方,使尽满身力量,只见一道金光劈下,蟒头斩断了。牛哥正兴奋,忽见姑娘站在巨蟒嘴边。那蟒挨了一剑,正张开嘴巴。就在这时,姑娘把凤剑举了起来。牛哥慌了,一步跨过,举起了龙剑。两把剑支撑着巨蟒的嘴壳,它永远也闭不下来,就成了巨洞了。那断了头的蟒身,乱扳乱滚一气,也躺着不动了,后来化作一座没有头的蛇山。 阿哲人的一对青年,为了阿哲人民的幸福,献出了生命。为了怀念他俩,后人称牛哥为龙哥,称姑娘为凤妹。 过了很多年,阿哲人的子孙进蛇洞去看,里面有石狮、石象、石猪、石牛、石马、石羊、石鸟、石老人,石娃娃等等绘声绘色的群像,那都是当年被巨蟒吞吃的受害者,但也被救了,所以才会留下这完整的形象。

在阿哲人住的地方有个巨大的溶洞,好像一条巨蟒张着血盆大嘴;洞口笔立着两根石柱,好像两把锋利的剑。就是这个奇异的洞子,在阿哲人中流传着一个神妙的故事。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阿哲地区森林密布,山里泉水涂涂,山岭绿带起伏。住在那里的阿哲人,勤耕苦织,日子倒还过得安宁。

有一夜,忽然狂风呼啸,森林里响起哗哗啦啦的声音,家里的门窗也吱吱呀呀乱摇乱晃,家畜、家禽和野兽都一齐惊叫起来,人睡在床上也颠来簸去。

“地震了!地震了!”有经验的老人急忙呼唤儿女离开家屋。

于是,人们一阵惊慌:妈妈抱着娃娃奔出来,孙孙挽着老爹奔出来,有的扛着箱子,有的赶着牛羊,有的衣裳也忙不得穿。

各村各寨闹了一个通霄,天渐渐亮了。

人们三三两两围在一起,呆头呆脑,面色如土,眼里还留着恐J嗅。当人们惊定后,才想起找自己的亲人,唉呀!张家的娃娃不见了,李家的妻子失踪了,牛马猪羊也不翼而飞了……遍坡遍岭,哭声震野,十分凄惨。

地震不像地震,风灾不像风灾,到底是什么妖魔作怪啊?

这是谁也料不到的事情:在红河那边,整整一年没有降一滴雨水,风便是火,石头也溅火,把树叶烧枯了,把草烧焦了。人们在不住,四处逃难;飞禽在不住,四面飞散;野兽在不住,四处乱窜。

有一条巨蟒,扬着头,透透逝逸向温带移动。它一路风风闪闪,吞噬人群家畜,巨蟒来到阿哲地区,灾难也就接踵降来。

阿哲人中有个姓赵的风水先生,五十来岁,两眼近视。阿哲人起房盖屋,婚丧嫁娶,都离不开他。这个人由于故弄玄虚,生编出许多神神鬼鬼,迷惑人心,人们竟然叫他赵半仙。当时,阿哲地区出现了灾害,大家都找半仙去问吉凶祸福,他就趁此编出许许多多话来。他一会说是牛年不利,一下又推算出猎犬星下凡,一下又讲是狼鬼作乱。他甚至还拿出罗盘八卦去找灾星的方位。并说可以运用法术,消灾除邪。阿哲人听了,毛骨惊然,只得凑钱凑粮,备办香烛,请他祈求平安。

赵半仙向来都是发的灾难财,这一次,别人流泪,他又暗自发笑。他接受了大家的要求,独自儿按照那大夜里起风的方向找去。

他高高低低走着,模模糊糊看着,不觉来到一座“山”下。他爬上又滑下,摔了一跤,几乎把罗盘都砸烂。他翻起身,低下头看看,再用手摸摸,自言自语道:“原来是长了青苔的滑石板。”他沿着滑石板,没头没脑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忆:奇怪,这是哪来的滑石板?

越想越犯疑:难道真闯了灾神?他的心跳了,沁出了一身冷汗,抱着头不要命地往回跑。但是,他被弄得晕头转向,兜几个圈子又回到滑石板上边,并且发现那滑石板在蠕动。原来,巨蟒把肚子填饱了,躺在那里消化牛马猪羊之类的食物呢!半仙六神无主,两脚一软,顺着一个斜坡跑了回来。

半仙回到家,寨子的人忙去询问。但走进他家,一看半仙那副白丝丝的嘴脸,那没有神色的瞳孔,都知道出了怪事。

“半仙都吓坏了,我们凡人该死了!”一个老人绝望地说。

“一定是给鬼把魂摄去了!”一个大娘忙去唤魂。

几个伙子捏着半仙的鼻子叫,叫了半天,才把半仙叫醒来。

半仙睁着眼,半张开嘴,从牙齿缝里抖出两个字,“滑—鬼!”

世上还有滑鬼?一屋子的人抖做一团。

正在这时,闯进来一个姑娘。她生得俊俏苗条,是半仙的独生女儿,刚刚十八岁。她看见父亲这个模样,心头一颤,两只大眼睛里立刻流着泪水,她挤上前拉着半仙的手叫:“爹爹你怎么啦!”半仙听出姑娘的声音,心里清醒多了。一骨碌翻起身,一五一十讲了他出去的经过,认定那是“滑鬼”。姑娘听了父亲的话,知道父亲又在说神道鬼,便说:“爹,你老人家眼力差,越靠近越看不清楚,哪有什么滑鬼?”她转头对大家说:“那一定是个怪物,让我们从远处看个清楚,再去收拾它!”众人连连点头,都夸姑娘聪明。

姑娘有个心爱的伙子,是个放牛娃,人们都叫他牛娃,姑娘却喜欢叫他牛哥,牛哥一身的肌肉像钢铸铁打,在山上敢抓住牛角与牛斗。这几日,牛群不听他呼唤,把牛鼻拧烂牵不动,把藤条打断也赶不走。为此,牛哥很苦脑。

姑娘找到牛哥,谈了她的想法。两人便去到歪头山顶,回头一看,几乎同时一声惊叫:“蟒!”

他俩立刻想起巨蟒造下的灾难,想起乡亲痛苦的面容,姑娘愤怒地说:“这条逆种,看我斩了你!”牛哥也说:“这害人虫,一定要收拾掉!”

他俩了边商量着收拾的办法,一边转回寨中。

远远近近的乡亲们,一下子轰动起来。有钱人往坝子里逃命,穷苦人舍不得家乡的土地,不愿离开。

这时,那赵半仙也解除了对“滑鬼”的恐惧,但巨蟒的嘴壳又似乎向他张开,便逼着女儿躲灾。女儿不愿去,半仙便不顾父女之J清,独个儿向着北方逃去了。

牛哥把他们想用宝剑斩蟒的办法肯诉乡亲们,大家虽然钦佩,但哪里去找剑呢?自己铸造,哪天能造成?听说京城里皇帝家有的是,上京几千里,时间不允许,再说,皇帝老爷肯不肯借呢?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忽听寨外传来烈马的嘶叫声。原来东山阿乌人听到自己的兄弟遭难,千方百计,借了昂土司的飞龙马,骑着前来慰问。这个阿乌伙子进村来,一听要到京城借剑的事,慨然愿以龙马相送,乡亲们大喜,又忙物色去借剑的人。半仙的女儿挺身站出,说她会灵机应变,定要叫皇帝点头。

牛哥闷闷不乐,他想:她那如花似月的美容,皇帝见了,还能回得来么?

姑娘料到牛哥的心事,便向他进一步表明自己的忠贞,她说:“即使太阳冷了,她的心也是热的;即使花儿谢了,她的心也是向着他的;即使南盘江的水倒流了,她的心也是不变的。”姑娘的话,把牛哥的心说乐了,答应她去。

这天清晨,一个全身佩戴银饰的姑娘,骑上一匹雪白的飞龙马,显得英姿飒爽。她一拉绳,飞龙马四蹄腾空,一朵朵白云似的向着东方飞去了。

姑娘进了京城,在金殿上见到了皇帝,她不懂皇家的礼节,只直楞楞地站着。

皇帝见到这漂亮的姑娘,真像是一朵出水的芙蓉,那银饰是花瓣上滚动的露珠,那花边是天上落下的彩霞,那双眼睛是两颗闪光的夜明珠。

皇帝心动了,他谋算着怎样把姑娘留下。

姑娘把皇帝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早有了对付的办法。她不慌不忙,便讲起阿哲地方如何秀丽,阿哲人如何勤劳、勇敢,还讲起阿哲人的许多风俗习惯。句句是赞美,句句是歌颂。讲得激动了,她就唱起来,唱得激动了,她就舞起来;舞得激动了,她还弹起口弦。她的歌声在金殿上绕,舞姿在碧玉台前飘,弦音在御花园里笑。一时间,把满朝文武都吸引住了,个个啧啧称奇,赞口不绝。

突然,就像是一股冷风吹起,姑娘的声调一下子变得低沉了,她诉说巨蟒给阿哲人带来的灾难。那声音是哭出来的,把盘在玉柱上的几条龙都引出眼泪,把那琉璃瓦都说得变了颜色。就在这时候,姑娘提出借剑斩蛇的请求。

云顶娱乐,皇帝听了,满口答应,但他要姑娘留作抵押,他派人把剑送去。

姑娘告诉皇帝,她已有了情人,有了家庭,而且她已经是孩子的母亲。

蛇洞的传说。皇帝的脸红了,他的邪念打消了。他重重地把阿析人的忠贞嘉奖了一番,然后降旨取出一把锋利闪光的龙凤剑赠给姑娘。

姑娘驾上飞龙马,一溜风飞回到家乡。她把龙剑交给牛哥,自己佩上凤剑。随着,村里就安排了斩蟒的事。

这天,红日冉冉升起,四村鼓角相闻,呼声惊天动地。牛哥雄赳赳地向巨蟒奔去。他来到蟒头七寸的地方,使尽全身气力,只见一道金光劈下,蟒头斩断了。牛哥正高兴,忽见姑娘站在巨蟒嘴边。那蟒挨了一剑,正张开嘴巴。就在这时,姑娘把凤剑举了起来。牛哥慌了,一步跨过,举起了龙剑。两把剑支撑着巨蟒的嘴壳,它永远也闭不下来,就成了巨洞了。那断了头的蟒身,乱扳乱滚一气,也躺着不动了,后来化作一座没有头的蛇山。

阿哲人的一对青年,为了阿哲人民的幸福,献出了生命。为了纪念他俩,后人称牛哥为龙哥,称姑娘为凤妹。

过了许多年,阿哲人的子孙进蛇洞去看,里面有石狮、石象、石猪、石牛、石马、石羊、石鸟、石老人,石娃娃等等栩栩如生的群像,那都是当年被巨蟒吞吃的受害者,但也被救了,所以才会留下这完整的形象。

编辑:神话传说 本文来源:蛇洞的传说

关键词: 云顶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