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顶娱乐 > 中国史 > 正文

大理青铜文化的代表,云南的青铜文化

时间:2019-08-29 16:40来源: 中国史
1961年在祥云大波那发掘的战国中期的墓葬,出土了一具长2米、宽0?62米、高0?64米的长方屋形铜棺。棺顶作两面坡形,棺身由七块铜板组成,由插销扣合,可以拆装。侧面铸有鹰、燕、虎

1961年在祥云大波那发掘的战国中期的墓葬,出土了一具长2米、宽0?62米、高0?64米的长方屋形铜棺。棺顶作两面坡形,棺身由七块铜板组成,由插销扣合,可以拆装。侧面铸有鹰、燕、虎等动物纹饰。随葬有铜鼓、铜钟、铜笙及铜葫芦笙,还有干栏式的铜房屋模型及猪、狗、鸡、羊、牛、马俑等。值得注意的是还出土了纯锡制成的手镯,这可能与云南富产锡矿有着一定的关系。

根据1949年以来的考古发现,云南地区早在商代晚期、西周初期已经出现了红铜器和青铜器。到了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期青铜文化已有了相当高度的发展,并 有着强烈的地方特点。例如1975年在楚雄万家坝发掘的79座墓葬,普遍用青铜矛随葬。少数大型墓葬随葬有大量的青铜器。例如一号墓出土青铜器110件, 其中有铜鼓一件。春秋铜鼓这种铜鼓与中原商代铜鼓形制不同,竖置,体如圆墩,上为圆形鼓面,束腰,中空无底。万家坝一号墓出土的这件春秋 晚期的铜鼓是目前发现时代最早的西南铜鼓。直至今天,这种铜鼓一直为西南地区各民族所使用,既是最具有特征的乐器,又是权力、地位与财富的象征。此外一号 墓还出土了六件一套的羊角钮铜编钟,这也是西南地区特有的青铜乐器。此墓并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工具,共计28套。每套由一件铜斧、一件长方形锄和一件方形锄 组成。说明此时青铜工具已经普遍使用。又如23号墓,随葬青铜器577件,其中大部分是铜矛,此外还有钺、戈、剑、镞、臂甲和盾饰等,说明青铜武器的生产 也是很发达的。此外还出土了锄、斧、凿等青铜生产工具及四面铜鼓。而大量的小墓,随葬品很少,甚至没有一件随葬品,说明此时的贫富分化已很严重,阶级差别 已很鲜明。 1961年在祥云大波那发掘的战国中期的墓葬,出土了一具长2米、宽0?62米、高0?64米的长方屋形铜棺。棺顶作两面 坡形,棺身由七块铜板组成,由插销扣合,可以拆装。侧面铸有鹰、燕、虎等动物纹饰。随葬有铜鼓、铜钟、铜笙及铜葫芦笙,还有干栏式的铜房屋模型及猪、狗、 鸡、羊、牛、马俑等。值得注意的是还出土了纯锡制成的手镯,这可能与云南富产锡矿有着一定的关系。 上述墓葬中出土的青铜工具和武器也 具有鲜明的地方特点。例如铜锄体为长方形、方形或桃形,斧为靴形,矛多为中部起脊,钺为半月形刃,剑多为花蒂形剑格、圆柱茎上饰有缠缑纹等。但 同时出土的铜戈及柳叶形剑等,与中原地区出土者形制相似,说明此时云南地区与中原青铜文化已有了较为密切的联系,并受到中原青铜文化一定的影响。 战国中期楚威王时,派将军庄(jué)率兵攻取巴、黔中以西,到达云南滇池。楚顷襄王十八年秦国夺取了楚国的黔中郡,阻断了庄的归路,于是 庄以其众王滇(《史记西南夷列传》)。此后到了汉代,云南地区的青铜文化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晋宁石寨山滇王及其家族臣属墓出土的大批铜鼓、铜贮贝 器、各种人形及动物形扣饰,形象地反映了滇人农业、畜牧、纺织、狩猎、战争、乐舞及祭祀活动的情景,说明此时滇文化已经取得了高度的发展及卓越的艺术成 就。

云顶娱乐,  现收藏于云南省博物馆的大波那铜棺于1964年在祥云县大波那村出土。是迄今云南发现最大的青铜器,同时也是全国仅有的一具保存完整的青铜器时代铜棺。

收 藏

  据史籍记载,铜棺发现地的“大波那”(古称大勃弄)为古白子国国都,汉设云南县。当地至今保留有记录白子国历史和白子国国王家族仁果(战国)——张龙佑那(汉)——张乐进求(唐)……直至当代大波那张姓的家谱和古碑刻,铜棺中随葬的一根豹头权杖是云南最古老的一根古代权杖,非地方君王者不可能有此特权厚葬。因此,大波那木椁铜棺墓的主人应为古白子国中的重要人物,并且极有可能就是白子国国王中的一位。

上述墓葬中出土的青铜工具和武器也具有鲜明的地方特点。例如铜锄体为长方形、方形或桃形,斧为靴形,矛多为中部起脊,钺为半月形刃,剑多为花蒂形剑格、圆柱茎上饰有缠缑纹等。但同时出土的铜戈及柳叶形剑等,与中原地区出土者形制相似,说明此时云南地区与中原青铜文化已有了较为密切的联系,并受到中原青铜文化一定的影响。

  大波那木椁铜棺墓是现有的云南青铜文化中年代较早而又有重要代表性的文化遗存。目前考古学的研究一般把云南青铜文化划分为5个类型即:滇池地区,洱海地区,红河流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上游和澜沧江下游青铜文化。洱海地区青铜文化早期约从公元前12世纪末至公元前7世纪,以剑川海门口遗址为代表;中期约为公元前5世纪末至公元前4世纪,即春秋末至战国初期,以祥云大波那为代表;晚期为西汉时期,以大理金梭岛为代表。大波那铜棺墓与1975年在楚雄万家坝的79座墓葬中发现的青铜器年代接近,形制相似,代表了云南早期青铜文化的发展成就。

根据1949年以来的考古发现,云南地区早在商代晚期、西周初期已经出现了红铜器和青铜器。到了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期青铜文化已有了相当高度的发展,并有着强烈的地方特点。例如1975年在楚雄万家坝发掘的79座墓葬,普遍用青铜矛随葬。少数大型墓葬随葬有大量的青铜器。例如一号墓出土青铜器110件,其中有铜鼓一件。春秋铜鼓这种铜鼓与中原商代铜鼓形制不同,竖置,体如圆墩,上为圆形鼓面,束腰,中空无底。万家坝一号墓出土的这件春秋晚期的铜鼓是目前发现时代最早的西南铜鼓。直至今天,这种铜鼓一直为西南地区各民族所使用,既是最具有特征的乐器,又是权力、地位与财富的象征。此外一号墓还出土了六件一套的羊角钮铜编钟,这也是西南地区特有的青铜乐器。此墓并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工具,共计28套。每套由一件铜斧、一件长方形锄和一件方形锄组成。说明此时青铜工具已经普遍使用。又如23号墓,随葬青铜器577件,其中大部分是铜矛,此外还有钺、戈、剑、镞、臂甲和盾饰等,说明青铜武器的生产也是很发达的。此外还出土了锄、斧、凿等青铜生产工具及四面铜鼓。而大量的小墓,随葬品很少,甚至没有一件随葬品,说明此时的贫富分化已很严重,阶级差别已很鲜明。

大理青铜文化的代表,云南的青铜文化。  马曜先生在对祥云大波那、楚雄万家坝和滇池地区的晋宁石寨山、江川李家山出土青铜器的年代和成熟度上作了深入的对比研究后认为:“不论以母系氏族社会为标志的云南新石器文化或继起的奴隶社会为标志的云南青铜器文化,都显示出一条从洱海周围经楚雄向滇池地区发展的线索。”由此可以认为,大波那铜棺无论对研究战国初期洱海地区的青铜文化发展水平,还是对研究云南青铜文化从滇西洱海地区向滇池地区的传播发展而言,无疑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战国中期楚威王时,派将军庄率兵攻取巴、黔中以西,到达云南滇池。楚顷襄王十八年秦国夺取了楚国的黔中郡,阻断了庄的归路,于是庄“以其众王滇”(《史记·西南夷列传》)。此后到了汉代,云南地区的青铜文化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晋宁石寨山滇王及其家族臣属墓出土的大批铜鼓、铜贮贝器、各种人形及动物形扣饰,形象地反映了滇人农业、畜牧、纺织、狩猎、战争、乐舞及祭祀活动的情景,说明此时滇文化已经取得了高度的发展及卓越的艺术成就。

  1964年3月祥云县大波那村的村民在取石中发现一座木椁铜棺墓,后经省文物部门发掘出土了一具青铜棺及大量的随葬青铜文物。经测定铸造年代为距今约2350年,约为战国初期。铜棺重达2571千克,长2米,宽0.62米,高0.82米。外形仿一“人”字形两面坡顶的干栏式房屋建筑,由7块可拆卸的青铜板斗合而成,棺壁外表两侧铸满云雷蛇纹,即组成云雷纹之回纹中心均为一蛇头。棺盖外表铸有鸟兽纹,主题为二虎噬一猪,周围有鹰、燕、豹、水鸟等向上作升腾状,具有明显的原始宗教意味。铜棺铸造工艺高超,纹饰精美,为多注口同时浇铸,反映了战国早期洱海地区青铜器铸造已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木椁铜棺墓的墓坑为长方形竖井,椁室长3.75米,宽1.1米,深2米。由碳化处理过的巨大方木支彻而成,方木缝隙间用白泥淤塞,椁内放置铜棺。铜棺内葬有1根象征墓主身份和权力的豹头铜杖。椁内随葬有青铜锄、锛、剑、矛、钺,鹦鹉形啄及尊、杯、豆、釜、箸、钟、鼓、葫芦笙和房屋及“六畜”模型等。

编辑: 中国史 本文来源:大理青铜文化的代表,云南的青铜文化

关键词: 云顶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