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顶娱乐 > 中国史 > 正文

城濮之战,秦国那么单纯啊

时间:2019-11-03 18:54来源: 中国史
发生在2600多年前山东大地上的城濮之战,论规模的话便算是春秋时期最大的一场战役了,该战役成功组织了南方的楚国文明向北发展的趋势。如果把视角定位于当时来看,这场战争不愧

发生在2600多年前山东大地上的城濮之战,论规模的话便算是春秋时期最大的一场战役了,该战役成功组织了南方的楚国文明向北发展的趋势。如果把视角定位于当时来看,这场战争不愧为“东方的世界大战”。

问题:城濮之战中晋文公退避三舍,楚国军队紧紧跟上来却中了埋伏,楚国这么单纯吗?

故事的大概是,周襄王二十年,为争夺中原霸权,晋军谋略制胜,在城濮大败楚军,开“兵者诡道也”先河的一次作战。4月,晋、楚两军为争夺中原地区霸权,在城濮交战。楚军居于优势,晋军处于劣势。晋国下军副将胥臣奉命迎战楚国联军的右军,即陈、蔡两国的军队。陈、蔡军队的战马多,来势凶猛。胥臣为了战胜敌人,造成自己强大的假象,以树上开花之计,用虎皮蒙马吓唬敌人。进攻时,晋军下军一匹匹蒙着虎皮的战马冲向敌阵,陈、蔡军队的战马和士卒以为是真老虎冲过来了,吓得纷纷后退。胥臣乘胜追击,打败了陈、蔡军队。

回答:

然而,细读史书,便能读出一些不寻常的东西来。首先,楚军的统帅为什么是子玉,楚王哪里去了?其次,为什么城濮之战楚军伤亡人员当中只有子玉的若敖六卒,其他的楚军哪里去了?

第一,晋文公退避三舍是没有埋伏的,当初晋文公重耳在外流亡,楚国对他恩礼有加,重耳答应楚王,如果日后两国交战,晋国当退避三舍。可见晋文公退避三舍既是报恩,也是为了实现自己昔日的承诺,所以断然不会设有埋伏的。虽然没有埋伏,但是退避三舍这一步却是非常高明的战略构思,首先它符合兵家的“致人而不致于人”,晋军有效的牵制了楚军主力,将其带入一个陌生的战场环境从而晋军能抢占战争的先机。同时晋文公以君避臣,在舆论上也占据了优势。云顶娱乐 1

在城濮之战中,粗略的统计下,参战的国家多大13个,总兵力超过30万人,晋军联盟,楚军联盟。

第二,当时的楚成王是不同意进兵的,要求令尹子玉将楚军主力撤出宋国,避免与晋军冲突。他告诫子玉,晋文公非等闲人物,不可小觑,凡事要量力而行,适可而止,知难而退。但是当时子玉骄傲自负,根本听不进楚成王的劝告,仍坚决要求楚成王允许他与晋军决战,以消弥有关他指挥无能的流言,并请求楚成王增调兵力。楚成王优柔寡断,同意了子玉的决战请求,希冀他侥幸取胜。云顶娱乐 2

云顶娱乐 3

第三、虽说当时的楚军主帅骄傲自负,但绝对不是无能之辈,更不会是题主所说的单纯之人。我们要知道成得臣也是久经沙场,称得上是楚国名将。但这次他却遇到了生命中的克星,就是被后世称为战神的先轸。先轸用诡谋激怒子玉,诱其孤军深入,最后聚而歼之。城濮之战开启了“兵者诡道”的先河。云顶娱乐 4

从历史趋势上看,该场战争的结局便决定了中华文明到底是中原走向还是还是吴楚走向,从文学上来看更是诞生了如表里山河、知难而退、退避三舍这些成语。无论从后世的哪个角度看,这场战争都是次大的转折点。

这场战争属于兵车会战,是两军对垒,所以不存在埋伏之说法。只能说楚国不明虚实,轻敌至败。

让我们把视角放到2600年前的楚国统帅子玉身上,子玉是何人呢?子玉出身于当时楚国势力仅次于楚国王氏的若敖氏家族,显赫的家室和卓越的能力使他获得了当时时任楚国令尹的子文的青睐,面对这位同样是若敖氏家族的后起之秀,子文是大力提携。而面对这样的举荐,当时的成王只能“从其请,乃命子玉为尹”。就这样,若敖家族再次攥稳了权柄。

回答:

云顶娱乐 5

兰阇回答一下。

而楚王呢?面对一个日渐强大的若敖氏家族,楚王的心里更像是针扎一样。一方面,子文为令尹多年,建树颇多。但另一方面,若敖氏家族的子西、子上等人在楚国宫廷中担任诸如大夫等极为重要的官职。这便给成王一个很明确的暗示了“你们要干什么?”很明显,若敖氏家族的强大,已经开始让楚王害怕了,更何况这次的令尹还出现了若敖氏家族的连任。更可怕的是刚当上令尹的子玉又正是最有抱负的时候,同时,子玉还是一个追求完美,不愿意妥协的人,这种性格的人就让楚成王对他更加忌惮了。如果哪天子玉积累的战功、威望越来越多,又有国内第一大家族的支持,同时他还姓芈,这样的人不篡位那他一定便是个傻子了。太阿相信此时不光是楚王,换做是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要干一件后世任何君王对权臣做的事情了——削藩!

城濮大战时晋国退避三舍,若说有埋伏,不对;但的确是诱敌深入,是有计谋的,楚国终究是上了晋国的当。

终于,一个绝佳的机会到来了!宋国反叛,作为楚国附庸的宋国在北方大国晋国的授意之下,从楚国阵营叛变到晋国阵营。面对这个不懂规矩挑衅的小弟,楚国当然要收拾他了,不然怎么给天下人和其他小兄弟们交代呢?于是乎,成王在令尹子玉的再三要求之下,给了子玉三百乘战车,并且有一半还是若敖氏的族兵,意思很明确,就是让你子玉去送死的,去做消耗的。三百乘战车是什么规模呢?子玉去讨伐的宋国也算是曾经的大国,虽然没落了,但是拿出个几百乘战车来对阵丝毫不是问题的,况且北边还有强大的秦、齐、楚等国。尤其是晋国,从齐国手里继承“尊王攘夷”的职责之后便一直视南方的蛮夷楚国不顺眼,不打你打谁?这样来看,子玉的这次出兵不是送死是什么?

要弄清楚这个问题,首先得明白城濮之战的大背景,那就是重耳流亡十九年返国即位之后,先是主动勤王,打起了“尊王攘夷”的旗子,而后宋国又脱离楚国阵营,主动向晋国示好。此时,重耳已经在通向霸主的路上一路狂奔了。所以,公元前633年冬天,当楚成王亲自北上,率领楚、陈、蔡、郑、许等国联军围攻宋都,而宋国遣使向晋国求救时,晋文公重耳没有显出丝毫惊讶,大夫先轸甚至喜形于色:报答宋襄公礼遇之恩,救宋国于水火之中,击败强楚,称霸诸侯,这一天终于来了!

然而,子玉看不出来么?当然能看得出来,但那又如何?子玉是令尹,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楚国令尹,拥有征战杀伐之权的令尹 ,并且楚王已经下令,“命子玉将车三百乘以伐宋”,子玉敢于抗命么?不敢!如果抗命不去,“那好,把你子玉若敖六卒的指挥权交出来,孤派近臣蒍吕臣前去伐宋!”子玉只能硬着头皮上!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晋国无论如何一定要打这一仗,即便在决策过程中,晋文公几次犹豫,但其臣下却始终坚定不移:一定要让楚国打,楚国不打,就激怒其来打!

好在凭着这只能征善战的部队在缗邑大破宋军,围宋军于商丘。然而,子玉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呢,楚王亲帅800多乘战车的主力大军杀到!意思很明确,下山抢桃子来了。在商丘城下,光楚军一家的兵力,便达到1000多乘战车,再加上仆从国如陈、蔡、曹等国的部队,掐指一算,人数足以达到10多万,围城士兵甚至比宋都商丘的老百姓还要多。但是,凭借几百年的经营,宋人硬是顶住了楚军的攻击,一直坚守到了以晋军为核心的联军的到来。

云顶娱乐 6

所以,按照正常逻辑,南北两个大国便要开始在中原这块地方展开角逐了。站在晋国的角度,毕竟是新收的小弟,有亡国之危,如若不救,何以在诸国立足?况且晋国刚刚从齐国手中接过霸主的地位。

应该说,楚成王还是很理智的,见晋国气势汹汹,攻打楚国的盟友曹、卫,就有心撤兵。应该说,倘若此时楚军放弃围宋,打道回府,对楚和晋来说,算是一个折中的结局——楚没有拿下宋国,又丢了曹、卫,但避开晋的锋芒,明年卷土重来并不算晚;晋国解了宋围,显示了自己的力量,但仅凭这一点,也不够资格称霸。

云顶娱乐 7

但楚国令尹子玉站了出来,一定要打。为何一定要打?因为楚国国内家族权势斗争,子玉遭人嘲弄,决意一战,以堵住那些在背后说三道四之人的嘴。

晋军方面,为救宋,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先后拿下了卫国和曹国,距离宋都商丘已不足150里。可见晋军战斗力之强,中原霸主实力实至名归。

子玉帮了晋国的忙。如果没有他不惜惹怒楚王的坚持,此次晋楚之战根本不会发生。

吊诡的是,楚王撤了。只剩下不到600乘的战车继续围困宋国,并且大多数都是疲惫之师。光凭实力对比来看,晋军和楚军的实力对比能达到2:1。更吊诡的是,晋文公也停下了进攻的脚步。何解呢?晋文公看到楚王大部队撤走的时候也觉得此次军事恫吓达到效果了,毕竟“吓”走了楚王,但搞不懂的是又留下了一小撮人马在围攻宋国,此时的晋文公一头雾水。

最终,楚成王只给了子玉少量部队,即“西广、东宫与若敖之六卒”,加上子玉原先率领围宋的人马,总计应该在五万人以内。即便子玉战败,损失的兵力也以若敖氏为主,对楚成王来说,损失并不大。

许久许久许久之后,楚王不耐烦了,派人来直截了当的问子玉“行不行啊,不行撤啊!别在那耗着了!干脆回家吧!”多次催促之后,子玉承受不住若敖氏家族名声带来的压力了,毕竟如果看到敌人不敢迎击,将来回去怎么见家族父老,若敖氏家族的名声岂非丢大了?更何况还有个“过三百乘不能入”的谣言等着他呢。www.uuqgs.COm此时的子玉,需要一次胜利来铺就回家的路。“不就是只有600乘战车么,那又如何,对面的我王,你给我看好了,我子玉是如何实现若敖氏家族的光辉的!”

得到允诺的子玉随即调整了作战策略,他表现出谋略高超的一面,他派使者宛春前往晋军,请晋让曹、卫复国,作为交换条件,楚国也将撤销对宋国的包围。

子玉在思想上做好与晋军开战的准备后,向楚王乞求增兵,子玉上表曰“非敢必有功也,愿以间执谗慝之口。”楚王什么反应呢?“王怒,少与之师”意思就是象征性的给了部分老弱残兵,就这种老弱残兵还只给了一点。

子玉这步棋十分高明。重耳出兵的口号是“报施救患”,意思是打仗的目的释宋围而不是攻打楚国,如果子玉解了宋围,晋国就出师无名;曹、卫复国,依然可以是楚的附属国;子玉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兵家追求的至高境界,楚国内部嘲讽他的人也只能闭嘴。

此时的子玉后援彻底断绝,无奈的子玉只能私下通过外交途径和晋文公商议:只要曹、卫两国复国,双方各退一步,楚军便罢兵回国!但是,子玉的算盘打得太精了,他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晋文公不会答应这个看起来让楚国获利的意见。便再次堵上了子玉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国际争端,荣归故里的通道。于是,那就只有战了!

这步棋使子玉在所谓“礼”、国家利益乃至家族利益、个人利益各方面都占据了极其有利的位置。但他没有料到,为了称霸,晋国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这时候,前有强大的晋军,后有阴险的我王,子玉这时候的选择依然是向前,向前!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子玉也要去闯一闯,不负他若敖家族的名声云顶娱乐,!相信此时,子玉内心是愤怒的,他的愤怒,不仅仅是对晋文公的,更是对楚成王的。作为国君,一兵不发,坐山观虎斗。如果赢了,楚国得利,楚王是赢家;败了,楚王阴谋得逞,还是赢家。代价呢?确实几万条若敖氏族人的生命!而子玉需要的,仅仅是一条带自己跟族人回家的路,他需要在绝境中找到生路。围困宋都,已经是败局了,早晚被人夹击而死,不如干脆跟晋军来一次决战,万一打赢了呢?于是,子玉率领五万大军,五万疲惫之师北上,与晋军决战!

楚国使者宛春带来的消息在晋军内部引起了激烈争论,最后依然是先轸的谋略获得了重耳的肯定。先轸认为,子玉一言可使三国(指宋、曹、卫)安定,如果晋国不许,就是无礼,“我则无礼,何以战乎”?因此,不如私下(注意是私下)答应曹、卫复国,以离间它们与楚国的关系,同时囚禁宛春以激怒子玉,这样子玉一定会发兵攻晋。

云顶娱乐 8

使者被拘,曹、卫又断绝了外交关系,子玉大怒,立即将围宋的部队撤出,转而攻打晋军。晋国两次三番的计谋,终于把楚军诱入了晋军设定的圈套。

让我们把视角投放到最终的战场上,辅一开战,晋军联军向后退却,这便是着名的“退避三舍”以诱敌深入!子玉率兵便从定陶追至城濮,到了四月一日这一天,两军都已到达战场,第二天,决战开始了!

云顶娱乐 9

面对这场百年一遇的大战,子玉不得不慎重布阵。晋军方面,分为左中右三军,左军为200乘战车,中军为400乘战车,右军为200乘战车。楚军方面,子玉同样设置了左中右三军,不同的是左军为楚军主力,有200乘楚军精锐战车,中军只留下180乘战车,皆为若敖子弟,右军为陈蔡联军。寓意很明确,使用左右两翼包抄,击溃当面之敌,尤其是左翼,是楚国司马子西指挥,相信击溃晋军应该不成问题,子玉想来想去,便又觉得看到了希望。

此时晋军主力正驻扎在曹都陶丘。自商丘至陶丘,直线距离不到两百里。子玉大军北上,只消两三天即可抵达。但他到达陶丘时,晋军却主动向北方退却,而且一退便是三舍(合九十里)。

大战开始!随着子玉激动的说到“今日必无晋矣”杀戮便开始了。眼看着楚军左军朝着晋军右军杀去,便在这时,左军统帅司马子西看到了诡异的一幕:晋军右军撤了。子西一时大喜,乘胜追击!待追到视野之外,突然,子西看到了他这辈子最悲催的一幕!晋军右军之后杀出来了一直400乘战车精锐大军。四月份的中原,狂风大作,很快子玉便看不清左翼到底发生了什么。须臾之后,被三路包抄的子西左军被杀得血肉横飞,大溃之!同时,右翼的陈蔡联军毫无悬念的失败了。

当年重耳流亡过楚,曾向楚成王允诺,若两国交兵,晋国愿退避三舍,以报答楚成王款待之恩。现在,他做到了。

看到这个结果,子玉的心平静了,他已经接受了这一场大败!看看自己周围这180乘的若敖子弟,都是自己的兄弟们啊,撤吧!回家吧!就这样,子玉放下了······

表面看来,晋军退避三舍是要兑现承诺,实际上却是诱敌深入。在九十里之外的城濮(卫地,在今山东鄄城),晋、宋、齐、秦的联军早已等候在那里,那是晋军预先选定的主战场。

子玉率残部回楚国,行近方城时,成王的使者来说:大夫要是进方城去,怎么向申县和息县的父老交待呢?子玉无以自白,乃自缢。

回答:

就这样,作为权利斗争的牺牲品——子玉,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没有埋伏!不是埋伏!晋军退避90里后,双方在城濮摆开阵势决战。

最后,成王成功让亲信蒍吕臣当上了令尹,而子玉,在晋文公和楚成王的前后夹击之中,沦为了权利斗争的牺牲品!

春秋时期战争还是君子之战,是一种“礼仪”,要讲很多规矩,奴隶和“野人”是没有资格当兵的,至少也要是国人(住在城郭内的人)才有资格参军,要是战车上的话还必须是有贵族身份才行(包括驾车的,而且驾车的地位还相对比较高)。

战争规矩很多,先要有宣战理由,派使者过去下战书。必须师出有名,而且不加丧,不因凶,即不能在对方国君去世和灾荒的时候宣战。

开战后约定作战地点,一般在国境线附近打。对方排出多少战车,自己也必须排出同样数量的战车。而且不鼓不成列,要先摆好阵势,然后再敲鼓进击。

打仗的讲究更多了,碰到国君要先行礼,比如说在这一百多年后的晋楚鄢陵之战,晋军新军将卻至三次碰到楚共王,都先下车脱帽行礼,楚王很高兴还派人送他张弓。对方受伤失去战斗力了不能打,抓住白头发的要放回去,“君子不重伤,不擒二毛”

追击也有讲究,追击只追50步就算了,所以有50步笑百步的典故,因为跑50的人也已经安全了,当然没资格笑百步的。晋楚邲之战,晋军惨败逃跑的时候,晋军一辆战车陷入泥潭里动弹不得,楚军追上来时,先指导晋军拆掉车上一些不需要的东西,然后把这些东西垫到车轮下面再一起把战车拉出来。末了楚军士兵嘲笑晋军,“连这点开车技术都不懂,还打什么仗?”。晋军心里憋屈,嘴炮道:“那是因为我们是常胜之师,不需要学跑路,那像你们,跑路这么熟练和专业!”,把楚军骂懵后,得意洋洋的回来了……

你说,在春秋早期的,比邲和鄢陵之战还早的多的城濮之战,怎么可能用埋伏这种无耻的行为?

回答:

公元前630年,天还是大周朝的天,但人都差不多都不是大周朝的人了,除了周襄王,中原还出了一位霸主晋文公,中原貌似风平浪静,但却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因为仅仅两年之后便是春秋史上最大的一场战争—城濮之战!对战双方主力就是以晋国为主的北方中原协约国简称“北约”和以南蛮楚国为主的联盟国简称“南联盟”。但这场战争很奇怪,怪就怪在虽然晋国赢了战争,但是幕后最大赢家居然是楚成王,这是为何呢?咱们且往下看。

云顶娱乐 10

油画 城濮之战

楚国,荆南大国,向与中原不同,最高行政长官是令尹,掌握着国家行政,司法,军事各大权力,换言之,令尹基本上就是楚王的代言人。此时楚国的令尹是谁呢?若敖家族的子玉,成得臣(人名),在楚国过去的五十年,若敖家族已经出了三代令尹了,这不得不让楚王有所忌惮,于是在子玉出任令尹时楚国国内就已经出现各种各样的传言,《左传》有云:子玉刚而无礼(人品不行,刚愎自用,不懂礼仪)不可以治民(行政水平不过关)过三百乘,其不能以入矣(军事水平不过硬)。 而这一切背后的真正策划人却是当朝国君楚成王!由于上任令尹子文太德高望重了,对于他推荐的人,楚王又不好拒绝,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出此下策了,反正谣言总是那么低廉的毁人利器,不用白不用。

云顶娱乐 11

楚成王画像

子玉其实心里也不舒服,每天面对那么多的恶意中伤,自然是脸上笑嘻嘻,心理MMP。可又没什么办法。此时上天正好给了子玉施展抱负的机会,楚国的附庸国宋国投靠了晋国,楚成王这边还没觉得怎么着,子玉便主动请缨,打了报告上去,觉得老板不管怎么样,都得教训一下宋国吧,要知道,楚国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下宋国的,但是出乎意料的事儿出现了!你子玉不是想立军功提高自身威望吗?呵呵,我偏不给你机会,要打就带着你家兵去吧,还只能打宋国一个小地方,即便是赢了也没多大意思,但即使是这样,子玉还是率领着自己的家兵踏上了一去不回的征途,没想到的是格外的顺利,一路凯旋。

云顶娱乐 12

就当正要考虑要不要和楚成王打报告说乘胜追击的时候,居然接到了楚成王帅八百乘车围攻宋都的命令,于是乎,子玉又率领着自己的子弟兵前去与楚王回合,就在此时,宋国刚刚投靠过去的新老大晋文公不干了!靠!什么意思?一点儿面子也不给是吧,让你赢一次双方都给个台阶算了,还要灭人国都,那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中原霸主放在眼里?!于是晋国也率领着北方诸侯一路南下救宋,到了城濮一带,楚王听说北方佬真来了,那好啊,你子玉不是想立军功吗?你留下,我撤,楚王拍拍屁股走了,除了几句鼓励的话,一个兵也没留下,反正赢了,是我楚王英明,败了,是你子玉滚蛋,不管如何,我都是最后的胜利者!别的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云顶娱乐 13

城濮之战,秦国那么单纯啊。晋文公重耳

子玉难道傻吗?当然不傻,可他真的没办法,如果就这样回去,本来风言风语已经够够的了,再加上这么窝窝囊囊的收兵回去,那不是更加授人以柄吗?怎么办?子玉想到一个办法,你晋国来的路上顺又道灭了我两个仆从国曹卫,你让他俩复国,我从宋国撤军,相互理解吧,这样我回去也好有个交代,可显然子玉低估了晋文公的手段,好啊,我同意让他们复国,但是唯一的条件就是与楚国断交!晋文公说到做到,这一次,子玉彻底被激怒了!想我若敖家族,历代先灵,何曾受过如此大辱,来吧,这场仗我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了,结果毫无疑问,楚成王算盘打赢了,子玉以身殉国,同时还伴随着若敖家族的势力!

回答:

这个问题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也有写过,晋文公退避三舍是出于报恩,在晋文公流亡到楚国的时候就答应过楚成王的,当宋国告急,晋国陈兵的时候,楚成王就退兵了,当时楚国国力虽然强,但是这种不讨好的战是不会打的,当时其实是楚国令尹带着自己的部队去打的,这个令尹是子玉,若敖氏一族的,楚成王其实很忌惮这一个家族的,这次子玉带兵去打正好中了楚王的心怀,所以子玉战败后晋文公说要杀了子玉,楚成王也没有很护短,子玉就被杀了,楚国未失一寸土地,但是除掉了心腹大患,晋文公也因为这场战争称霸九州。

回答:

第一,楚国人不傻也不天真,骨子里透着霸气和机智。

第二,晋国没有埋伏,真的没有埋伏。关于这一点,有必要细说一下。

公元前637年,晋国公子重耳在流亡途中,受到楚成王的热情接待。一次酒宴上,楚成王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地问重耳:“假如你回去当上了国君,将怎么报答寡人?”重耳回答:“假如不得不和大王在战场上相见,我将退避三舍。”

一舍三十里,三舍便是九十里。重耳做出这样的回答,意思是:交情归交情,但是为了国家利益,我对你的退让也就是九十里了。

五年后的公元前632年,晋楚两国果然兵戎相见。那时候重耳早已经是晋国的国君,也就是史上的晋文公。战争的起源,是楚国应鲁国之邀,纠合了一批诸侯,讨伐宋国。宋国向晋国求援。晋文公答应救宋国,但没有直接派兵前往宋国,而是挥师东向,进攻楚国的盟友卫国和曹国。

晋军此举,自然有围魏救赵之意,从兵法上讲,致人而不致于人,无可挑剔。但是,当时宋国的形势已经相当危急,首都商丘指日可破,晋国的援兵却在千里之外优哉游哉地打外围战,难免让人怀疑:晋国不敢与楚国正面交战。

确实,晋文公是不太想和楚国直接交锋的。不是顾念楚成王的情义,而是楚军的战斗力实在太强大了。一定要打的话,他也不能跑到宋国去打,而是要把楚军调动起来,让楚军离开宋国,跑到黄河边上来与以逸待劳的晋军决战。因此,他采纳了中军元帅先轸的建议,一方面要宋国以重金贿赂齐、秦二国,请齐、秦二国出面斡旋,要求楚国撤军;另一方面将晋国占领的曹、卫二国土地送给宋国。

这是一种外交战。按照先轸的预测,楚成王知道后面那件事,肯定恼怒异常,反过来便不会同意前面那件事。这样一来,楚国便得罪了齐、秦两个大国,面临与晋、齐、秦三大国同时交战的困境。为了避免陷入困境,楚成王的最佳选择是速战速决,主动寻求与晋国决战。

先轸的计谋高超,楚成王的警惕性更高。齐、秦两国使者一进楚军大营,楚成王就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几乎是立刻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接受齐、秦两国的建议,撤军。

当天晚上,楚成王带着自己的卫队从宋国撤退,回到楚国北部的边境重镇申县建立指挥部,并下令围攻商丘的大将成得臣也马上撤退,到申县来和他会合。

出人意料的是,成得臣坚决不愿意放弃,以非常强硬的态度给楚成王写信,要求与晋国决一死战。成得臣就像一头红了眼的犟牛,谁也拉不回头。楚成王恼怒之余,为了避免全军失控,只得勉强答应成得臣的要求,而且派了几千人的精锐部队去增援成得臣。

成得臣获得许可,马上挥师北上。这正是晋文公想看到的。成得臣大军一到,晋军立即后退,而且一退就是九十里,退到了卫国的城濮,算是履行了晋文公五年前许下的诺言(实际上是为了进一步诱敌深入)。接下来两军交战,晋军大获全胜。城濮之战,成为了晋文公称霸的标志性事件。

城濮有没有埋伏?史料上的记载是没有的。但是我们从整个战争的准备过程来看,可以这样理解:晋军在战略上成功地调动了楚军,让楚军主动离开有利位置,来到了一个陌生的,而且是远离楚国的地方决战。胜败,在成得臣离开宋国的那一刻便已经决定了。

当然,如果成得臣不是那么强梁,肯听楚成王指挥,后果又不一样了。

回答:

奠定晋文公重耳霸主地位的成濮之战兵力规模处在劣势的晋军根本没有埋伏,胜在战法得当。至于退避三舍是因为重耳流浪到楚国时受到了楚成王隆厚的礼遇,重耳曾当面许诺过楚成王日后若率晋军与楚军相遇就退避三舍以答谢楚国的礼遇。退避三舍从政治影响上说重耳讲信义兑现昔日的诺言,从军事上说避开楚军人多气盛的锋芒,晋军退楚军追,晋军把楚军引到了陌生的战场,没打就退的晋军憋屈,楚军的士气难免有些衰弱了。晋军以中军抗住了战力最强的楚国中军的进攻,以左右两军合力逐个击溃了楚军还夹杂着从属国军队战力相对弱一些的左右两军。最后击败楚国中军时,趁着有大雾在拉战车的马背上蒙了虎皮,楚军在惊恐的情况下被晋军彻底击败。成濮之战无论是战略战术都开启了“兵者,诡道也”的历史先河,晋文公也因为有讲信义的美德和击败楚国这个大国的战绩成为无可争议的春秋霸主

回答:

首先,楚王是不同意的,是大将子玉拉私家部队,伙同其它小国联军跟晋军决战,所以楚军不是精锐尽出。最后战败,损失惨重也是小国,楚军作为中军基本完整。

其次,楚军没有中伏,只是晋军退三舍,补给线短,作战环境熟悉。

最后,楚军不傻,就是有股蛮劲,最重要的是战法落后,不会变通。

回答:

肯定是利益唆使,装大王,以为晋国怕他,所以一个劲穷追猛打,结果中埋伏。不是傻,不知道如何解释。有人说,是其他小国,也就是楚国的小盟国惨遭失败,楚国没有败,这更是自作聪明的狡辩,失败就是失败,无理也要辩三分,投一个嘴快活而已。

回答:

仔细看看东周列国志中关于城濮之战,晋国先统一意见战,到如何从政治外交分化敌我,并把齐秦拉入盟国,再设计战术细节,群策群力。所谓上兵伐谋,在此y战役中淋漓尽致。简直是教科书。但晋国打的是堂堂之战,没有埋伏,退避三舍,只是占道义之理,另外骄得臣之气。

编辑: 中国史 本文来源:城濮之战,秦国那么单纯啊

关键词: 云顶娱乐